渣女式舔狗(第一人称一发完)(第1/5页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林家常常举办宴会,大概是为了联络生意什么的,我虽然平时不常参加party,但林家的宴会我乐意参加,我甚至提前做好妆发,精心挑选适合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林言怎么没和你一起?”林言的妈妈,也就是我的婆婆问。

    “他车队那边还有事,我下班就先过来了。”我露出乖巧的笑容。

    婆婆让我坐在她身边,她很喜欢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就算她对我再好,呆在她身边,我始终觉得不是那么自在,就像是面对领导一样。

    周围坐了几个上了年纪但保养的看起来比我还年轻的富太太。

    有几个生面孔,婆婆向她们介绍我,“我的小儿媳妇,李千敏,是C大的教授,和林祺是同事。”听得出来她很自豪。

    我拿起酒杯,还没来得及喝一口,婆婆就又关心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学校最近还忙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我笑着回答,实在是怕她一会儿又说生孩子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忙的话,也该把要孩子的事提上日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什么来着……我尴尬的笑笑,只能把锅甩给林言,“我其实还好,但林言他平时太忙了,也不怎么着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那个破车队,今天回来,我可得好好说道说道他。”没哪个母亲喜欢自己儿子玩赛车,不算正经工作不说还极其危险。

    林言从小就对车及其感兴趣,长大了成为赛车手,比赛成绩还不错。不过,就算只是当作消遣也无所谓,毕竟林家有钱。

    和婆婆坐了一会儿,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,正好看到了进门的林祺,他脖子上围着格子围巾,是我送他的毕业礼物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他身边还有一男一女,女的气质高雅,像是芭蕾舞演员,男的整个人略显阴郁,皮肤白的反光。

    男的我认识,祁臣,是林祺的朋友,上次林祺生日聚会的时候见过,可这女的……我的心瞬间揪紧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女人笑容浅浅,自然的伸手挽上林祺的胳膊,林祺宠溺的笑,带着她朝里面走。

    我握着酒杯躲在人群中,林祺把身边的女人介绍给婆婆,婆婆笑的眼角的皱纹都聚起,看来她对林祺的女朋友很满意。

    我靠墙看着林祺和他的女朋友在中央跳舞,暖黄色的灯光打下来,两个人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和王子,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是我都能预见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真般配啊。”顾易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,一手举着酒杯,一手插进兜里,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。林家和顾家是世交,他是林言的发小,也是林言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把酒杯中的酒全部喝光。

    “林言呢?”顾易问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火气一下就冒上来了,“不知道!我又不是他妈,能时时刻刻跟着他吗?”我心里骂了句有病,转身走了,路过拐角处,看到祁臣懒散的站在那里,我讨厌他的眼神,他以为自己是在黑暗中知晓一切,掌控一切的大boss吗?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,我今天就是要迁怒于别人,我就是如此的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整个宴会结束,林言都没出现,也好,他现在出现,我肯定要拿他出气。

    我坐上车,系好安全带,准备回家,这时,有人敲了敲我的车窗,是顾易。

    他咧着嘴,露出两个小虎牙,“我没开车,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吗?”

    他真是会挑时候,我心里本就烦闷,但转念一想,我还是让他上车了。

    转弯离开大门的时候,我从后视镜瞥见祁臣,他朝这边看了一眼,似笑非笑的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我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?”顾易有点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“没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惹我们李老师了?”

    “再说话就把你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顾易终于安静了,我的手机却响了,他帮我看了一眼,“林言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接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打来的电话都不接吗?”

    我接不接关你什么事,我气的现在谁来都是找骂,但我尽量保持平静,“帮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顾易挑了挑眉,快速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走出两条街那么远,我的腿上突然多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拿下去,不然告你性骚扰。”

    他非但没拿下去,反而捏了两下,语气委屈巴巴的,“我好多天没看到你了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见我没有拒绝,他的手继续向上,手指抚摸着我大腿根的嫩肉,十分隐私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去我家吧。”

    我努力稳住方向盘,其实让他上车我就知道会和他发生什么了,可我此刻故作矜持,想再听他说点骚话。

    我的呼吸有点重,“我今天很累。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很会按摩吗?”他的手指忽然划向我的花心,“李老师,这里累不累?”

    林言的电话再次打过来,我已经驶入去往顾易家的必经之路,这次是顾易利落的挂断电话。他感觉到我内裤的湿润,笑嘻嘻的问我,“这里怎么都累的流汗了。”

    顾易真是……我被他撩的口干舌燥,踩下油门,狂飙进他家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踩下刹车,解开安全带,我捧着他的脸就亲吻起来,我一边亲一边含糊地说,“就在这做吧。”

    从停车场做到了他家里,从前面做到了后面,幸好上次买的润滑剂还没用完。顾易还是和疯狗一样,凶狠的占有我,让我可以抛掉所有烦恼,享受片刻的放纵。

    “下月13号有场新人演的话剧,题材我还挺感兴趣的,正好有人给了我两张票,一起去吗?”我边穿衣服,边问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